专访王郁——“24岁时,活在自己的人设里”

阅读量    27464 | 评论 6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中证1000指数

前言:

中证1000指数王郁今年24岁,一年半以前他牵头和几个合伙人创办了星阑科技,这几人中有他的同窗室友,有昔日CTF比赛的老对手,也有以前的工作伙伴。一年半时间,星阑科技团队扩充到了50多人,而王郁本身的角色也从一个CTF比赛选手向一个创业者陡然发生着转变。

采访中,我让他想象一个理想中配资公司 的画面,他说“要在海边,有一栋自己的房子,清晨起来,发现自己的工作已经有人替自己处理妥当了”,我惊讶于24岁的他完全接受了创业者的角色,并没有外界想象中的不适。

正文:

王郁——“24岁时,活在自己的人设里” 

文|高宁

星阑科技创始人王郁,保留着吉他手时期的发型

 

强烈的自尊心
王郁这样描述自己的高中配资公司 :
“高中数学题一般最后几道都很难,但是假如学过一点高数知识,就不一样了,比如一个导数题,正常需要各种推导、演算,但如果学过高数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泰勒展开’;再比如立体几何计算量很大,但是如果构建一个三维图形的三重积分,再根据原函数把定积分给求出来,几秒就能求出体积是多少;学校只要求学会焦耳定律的时候,我学习了分析复杂电路用的基尔霍夫定律。”
王郁是个聪明人,这一点从他上学的时候自己心里就清楚,他把这种学习能力总结为“对降维打击的偏爱”。也正是这些经历,给他带来强烈、甚至有些偏执的自尊心。
刚上初中的王郁一米六五的个头,体重140斤,体育测试全班6、70号人围着操场跑1000米,他排倒数第二,身边的同学笑他“这么胖、跑得慢”,他觉得“不行、不能忍”。
从那以后天天晚上拉着朋友围着操场跑圈,一天5公里是常事,到后来觉得成效不明显改成背着2、30斤的书包负重跑,课间练单杠,晚上回家练腹肌,体重成功降到110,毕业测验1000米跑全年级第二。
“其实我小时候也很贪玩,但是我成绩很好,基本没掉过年级前5,一直觉得自己很优秀,所以突然被人那么刺激一下,就会很难受,然后在痛苦的同时,就会想怎么改变它。”
他的确曾经用这种方式解决了很多问题。
印象最深的一次,上学期间被学校的小混混找茬,他觉得要用拳头讲道理。于是去参加格斗训练,坚持了半个学期,技巧和体力明显提高,等那个“大哥”再来找茬,他两个耳光把对方打懵了。“大哥”身边的小弟被唬的不敢吭声,他追着“大哥”满楼道跑,直到大哥认了怂,才肯罢休。
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强烈的自尊心指引着他的配资公司 。
求学期间,又因为类似的原因,他学了吉他,参加了乐队,在中秋晚会前排练到满手血泡,可能恰恰是这种强烈的自尊心逼迫他不断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也用一种近乎苦肉的方式逼迫着自己。

 

给自己画条道
王郁说他一度迷恋舞台,原因可能是那段乐队的演出经历,让他学会享受聚光灯和鲜花,也可能是骨子里就迷恋那种“聚光灯下”的感觉。
这一点在他迷上计算机后依然如此。
在王郁心中,最初学习黑客技术带有一些对封闭式学习和配资公司 的反叛,当然更直接的原因是游戏账号被盗以及为了学习破解网吧计费系统。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泡在高中学校的机房里,在计算机世界他找到了一种更直接的证明自己的方式。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偷偷爬进没人的机房破解学校的监控系统,比如计算机课上摆脱教学机控制,再比如高中时候拿到全国股票配资 安全攻防对抗赛高中组的第5名。
计算机或者说黑客技术给他打开了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对他来说,掌握了这项技能在身边的同龄人里再难逢敌手。
当然,打击同样来得很快。
选择了股票配资 安全专业以后,期货配资 的CTF赛事纷纷涌现,他开始在学校组织战队参加比赛,但是发现专业知识在赛场上不发挥作用,怎么攻防、怎么渗透,对他来说CTF算是一个陌生的领域,第一次比赛,他们拿到的名次是全国153名。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王郁意识到,真实的网络安全不完全存在于课堂上,于是他决定提前去外边看一看。
大二时候,王郁到一家安全公司实习,一天工资加餐补80块,算来算去只够回路费和中午的饭钱。最惨的时候,他中午在公司楼下买份5块钱的盒饭,蹲在马路边吃这,样的日子大概坚持了半年。
半年后他开始能够独立做一些渗透项目,这段经历夯实了他的技术基础,更重要的是它间接造就了一个CTF职业选手的技术信心。

 

四年磨一剑
2015年,王郁从朋友那搞到一张GeekPwn极客嘉年华的现场门票。
彼时,在方兴未艾的期货配资 CTF赛事中,GeekPwn的技术水准与赛事风格都颇具代表性,而当时的王郁还没有资格站到比赛场上。
观摩完整场比赛后,他想着“来都来了,总要跟大佬合个影”,没成想他崇拜的偶像要么推脱不喜欢照相,要么赶飞机,王郁那时想着:
“根本还是自己太菜了,得想办法站到舞台上才行”
那些偶像中就有后来王郁入学清华的学长和老师。
这次短暂的插曲过后,他结束了安全公司的实习,人生也正式进入了竞赛模式。
回到学校后,他开始着手升读研究生,当时段海新教授与诸葛建伟组建的蓝莲花战队刚刚杀进世界CTF顶级赛事DEFCON CTF的总决赛现场。
对王郁来说,去清华大学网络安全实验室,也就是蓝莲花的发源地,是最好的选择。
他辗转很多朋友找到实验室的黄金配资 方式,诸葛建伟给他的第一个考验是给CTF比赛出6道选题。当时王郁在期货配资 比赛中的成绩还不错,但是给黄金配资 比赛出题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挂完电话的一个小时,他嘴角起了血泡。
“发愁也没办法,硬来。”
他找了几个朋友一起策划、出题,最后题目顺利应用到比赛中,比赛结束后参赛选手对赛题的评价颇高,他也因此免去面试,直接进入了清华大学网络安全实验室。
在这之后,他正式成为“蓝莲花”战队队员,四处征战。

2018BCTF现场,左起王郁、诸葛建伟、大雄、小西

三年时间,“蓝莲花”在各大期货配资 、黄金配资 赛事中折桂,王郁也与这些伙伴结下不解之缘。
2018年他与比赛中的伙伴小西、星博等人成立星阑科技,网络安全创业开始成为他的主要工作。
尽管拿了很多奖,在王郁心里4年前GeekPwn2015的那次遗憾仍没能弥补。
2019年,实战经验带来的技术优势给星阑科技创业开了个好头,在高强度的创业工作中CTF比赛渐渐不再做为他们的工作主线,就在这时,GeekPwn2019发来了参赛邀请。
王郁实在不想错过弥补遗憾的机会,赶在报名截止前两个小时,他们提交了参赛题目。
尽管他们已经拿过了很多重大赛事的冠军,但这次的比赛过程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
连续两周他们每晚4点钟睡,在比赛前两天晚上,辛苦两周挖出的漏洞突然被厂商修复(比赛采用的是真实的网络目标)。
短暂的绝望后,他们没有放弃,最后成功的在原有漏洞上成功找到了“绕过”。
最终,在GeekPwn2019大赛中,他们取得了冠军,王郁本人也入选GeekPwn名人堂选手。
而今回头看,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观众,到站在GeekPwn的冠军领奖台上,王郁花费了4年。

 

不做“螺丝钉”
“文明要想战胜野蛮,就要比野蛮更加野蛮”
2018年,王郁、大雄、小西、星博、张浩凌、李思聪6个人创立星阑科技,但事实证明,商业与比赛完全是两码事。
在一次投标会上,他们眼看着自己的方案被竞争对手用旁门左道打败,回到公司忿忿的在黑板上写下这句话。
实际上,他们有比创业更好的选择,比赛、渗透测试、安全培训这些项目给他们带来的个人收入已颇丰厚,聊到为什么创业,王郁心里的想法很简单:
“与其进入一家大的公司做螺丝钉,我们更希望能遵从内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过去1年半里,王郁以星阑科技创始人的身份面试了数十人,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
“你为什么来”
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些年好像从未在这个问题上有过太多纠结,但是他心里认定,如果没有相同的目的,星阑就走不长远。
更早一些时候,因为很多客户付款周期长,星阑一度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他认为正是因为这种目标一致,创始团队的几个人把自己挖洞、打比赛攒下的钱一次次投入进去,这家公司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与文化中生长起来的。
而王郁本人,也是在这种气氛中,迅速融入了自己创业者的角色,不同于以往的“求仁得仁”,创业对他来说要解决的经常是那些琐碎的“不得不”。
2020年2月2号,王郁刚刚结束从老家回到北京的家里,期货配资 新冠疫情正盛,大家都在居家办公,但是他不得不准备飞一趟美国。
美国时间2月24日,全球顶级安全大会RSAC将在旧金山召开,星阑科技计划在2021年参加展会,所以对于王郁来说观摩这一届展会显得格外重要。
更严重的是当时的美国重要州市入关检疫非常严格,他不得不另找办法。
去机场的出租车上他一边处理美国当地的对接事项,一边买了从中国飞首尔,再从首尔飞夏威夷,最后从夏威夷转入洛杉矶的机票,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旅程,以一个三级跳的究极姿态抵达美国腹地。
RSAC结束后,他顺利回国,但是没过两天,配资开户 报道会场确诊两名新冠患者,他被迫在家隔离两周,我们的采访计划也一度因此延期。
解除隔离以后我问他当时怕不怕,他说“问题不大,苟得住。“
对于年轻的创业者来说,我们很难比较配资公司 的停摆与工作的停摆哪一个更令人惶恐,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创业迫使他们完成这种自我要求。

 

24岁的人生梦想
2019年,星阑科技拿到第一笔融资。
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来说,几千万的估值算是一个不错的起步,但这与王郁自己的最终目标相差甚远。
在他的期望中,星阑的路要与众不同,因为与长亭科技创始人朱文雷、杨坤师出同门,外界经常将他们黄金配资 在一起,而事实上王郁也经常跟这些老大哥取经,他觉得至少目前来讲,星阑摆脱了生存压力,在“啃”一些业内的,像自动化安全测试、智能业务安全这样的“硬骨头”,这样的起步是他期望之中的。
“前进!前进!不惜一切代价前进!”这段出自《三体》的名言很长一段时间激励着王郁。
对于王郁来说,星阑科技就像三体中的人类战舰,必须载着希望奔向前方,他说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某一天,看不到前进的方向和希望,就像他曾试过一整天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孤独和空虚会瞬间笼罩住他。

中证1000指数或许,永远前进、永远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是他摆脱这一类人生困境的最好办法。

 


北京星阑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阑科技)是一家以安全技术为核心、AI技术为驱动的网络安全科技公司,致力于提供高级攻防服务和智能化网络安全解决方案,以应对政府、企业所面临的日益严峻的网络安全威胁,让网络空间更加安全与智慧。

目前,星阑科技提供攻防对抗、APT防御、高级渗透等安全服务,为客户全面梳理威胁矩阵、进行安全赋能。产品包括攻击诱捕系统、邮件攻击一体化系统、基于前沿的图神经网络的智能边界防护引擎以及自动化漏洞挖掘系统等,能全面提升客户的安全防护能力并有效降低安全运维成本。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更多